网站公告列表     学友堂,成就你我!  [admin  2006年11月29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学友堂 >> 社会人文 >> 热点 >> 文章正文
  鄱阳湖最大旱情情况介绍           ★★★
鄱阳湖最大旱情情况介绍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1-6-5 12:01:20

6月3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实录

走进干渴的鄱阳湖

主持人: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关注干旱。今年4月份以后,原本应该进入雨季的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严重偏少,江河来水不足,水位持续偏低,导致一些省份受灾严重。来自民政部救灾司的消息,截至5月27日,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共有3483万人遭受旱灾,424万人发生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面积370万公顷,其中绝收面积16.7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50亿元。究竟干旱达到了什么程度呢?有一句话叫沧海变桑田,形容地貌反转的巨大变化。这场大旱,让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在丰水期呈现了类似的一幕。身处湖区却仿佛置身塞外。【天气查询

记者:这一片丰茂的草甸并不是在内蒙古大草原,此刻我们的位置是在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湖底。往日这里本应该被湖水覆盖,但此刻只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我身边的野草已经长到了半人高

鄱阳湖,中国第一大淡水湖。自去年11月,鄱阳湖湖区遭遇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最大旱情。这里是鄱阳湖上最小的岛屿落星墩。王安石曾形容落星墩是“万里长江一酒杯”。往日烟波浩渺的胜景,现在却成了一片荒原,杂草丛生,在杂草中还依稀见得到湖底生活的小河螺。5月21日,这里下过一场大雨。在湖滩上的一条小河旁,我们看到了一些钓鱼的人们。

龙克雨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居民

记者:那您见过这样的旱灾吗?

龙克雨:我已经65岁,我从来没有见过。

记者:就是现在这个水大概有多深呢?

龙克雨:就这个钓鱼这么深,你看你看,从这里到这里,这马上就要干了。

河床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自上次下雨后,水线一直下落的印迹。而整个鄱阳湖的水位,也和这条小河一样,在不断下降。

记者:我所在的位置是鄱阳湖星子水文站站,在我身后,这里就是鄱阳湖通往长江的一条航道。这条水道也是鄱阳湖水区比较深的一条水道,因此我们还能看到船在这里航行。我身边是这个监测站的第五根水尺,从高至低,这些水尺的作用就是用来监测鄱阳湖的水位。在我的头顶上方,我们还能看到1998年大洪水来临时鄱阳湖水位。而此时此刻,不仅我身边的这第五根水尺没有起到监测的效果,第六根、第七根乃至第八根都裸露在湖滩上。

曹美 江西省鄱阳湖水文局综合室主任

曹美:现在我们观测的是第九根水尺,现在当前的水位是10.31米,比昨天是退了0.13米比07年历史同期最低还要低一些。今年鄱阳湖区降水明显偏少,从水位监测数据来看1至5月份降水总量是280.5毫米,为历史同期最小值,比常年的话就是偏少58%。

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魏宏彬告诉我们,不仅降水量和水位是历史最低,鄱阳湖湖区面积和湖水容量也缩小到历史极值,仅为去年同期的六分之一和十三分之一。

魏宏彬 江西省九江市市委常委 副市长

魏宏彬:去年这个时候的水面鄱阳湖是3600多平方公里,我们现在湖区的面积是多少呢,663平方公里。往年我们这个时候鄱阳湖的湖水的容量是143亿(立方米),现在只有10亿多11亿不到。

魏宏彬还告诉我们,九江市的大小水库都缺水严重。

魏宏彬:现在水库的库容我可以这么比较一下,整个大中型水库,大型水库蓄水量不到40%,中型水库蓄水不到20%,小型水库基本上是干的。

记者走访了湖家龙水库,这是一个小二级水库,蓄水量在15万立方米左右,担负着500亩田地的灌溉。桥北村村支部书记杨小平告诉我们,水库里的水已经低于死水位,所有的阀门都已经打开,但是几乎无水可用。

杨小平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桥北村村支部书记

杨小平:已经把这块的闸门都开,现在如果是不下雨的话,我们整个这个灌溉都没水了。

鄱阳湖区自古盛产水稻,是江西省主要的农业区,也是我国主要的商品粮基地。今年的大旱,对鄱阳湖地区的农业生产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记者:左边的这片早稻田是在5月份播种的,但由于这段时间的干旱,我们已经看到在叶尖出现明显的枯黄,而在叶根部,我们一捏也发现出现了干瘪的情况,更为严重的是这片本来应该生活在水里面的植物现在完全裸露在空气中,土地已经出现了干裂,而且这片植物农民告诉我们,如果再不下雨的话,可能一周就将枯死。

在往年这个时候,早稻已经抽穗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收割。

肖代尧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幸福村村民

记者:那如果这天还这么旱下去,还不落雨的话。

肖代尧:就没有了。

记者:还能有收成么?

肖代尧:要是现在下了雨,差不多能收一半,四到五百斤差不多。不下雨没有,一点都没有。

不仅早稻面临绝收的危险,肖代尧告诉我们,旁边的一块本来是要种一季稻的地,因为没有水,根本无法插秧,所以连地都没有翻。

肖代尧:那上面一块荒地也是我的,本来是播一季稻,没有水。

肖代尧带我们去看了用于灌溉的水塘,浅浅的水已经露出水草的底部,即便用水泵都抽不上来。肖代尧今年65岁了,他告诉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旱情。

肖代尧:我60多岁没有见过这个情况。

肖代尧一共要管16亩地,现在大多都还荒着。由于之前没想过会有这么大的旱灾,家里根本没有存粮。

肖代尧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幸福村村民

记者:有多少人在靠吃这个粮食过活呢?

肖代尧:三四个人。

记者:三四个人都要靠这个粮食过活,三四个人的口粮大概有多少。

肖代尧:吃饭吃不了多少,一个人一年400来斤500斤差不多。

记者:也就是说起码你得收上来两千斤的粮食。

肖代尧:两千斤差不多。

记者:那今年能不能收上两千斤

肖代尧:还收上来2000斤,连1000斤都收不到,现在这个不下雨就没有了。

大旱使得水田无法耕作,很多农民改种一些耗水量小的旱地作物。陈宝林正小心翼翼的从旁边的水沟里取水,一瓢一瓢的浇灌孱弱的棉花苗。

陈宝林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土牛村村民

陈宝林:旱情太严重了,往年种下去以后不用灌了,雨水很好。今年不行。

记者:五亩地要拿小桶浇多少次?我看您下去取水。

陈宝林:最起码要半天时间。

陈宝林的地离水源很近,但由于水位很低,陈宝林用于浇灌的水也是二级提灌之后才达到渠里的。魏宏彬告诉我们,在九江市有十万亩土地无法耕作,受损严重的田地还有20万亩。

魏宏彬 江西省九江市市委常委 副市长

魏宏彬:像我们市里面到现在为止,因为旱,水也提不上去,又没有水源,全市10万亩没有办法种了。,有20万亩严重受损基本上受影响,再不下雨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了。

主持人:罕见的春夏连旱让江西农业面临重创,目前是河沟见底、水库无水,由于缺乏灌溉用水,一些农民将面临绝收的风险。我们在节目一开始见到的鄱阳湖“风水草地见牛羊”的景象也意味着,江西的渔业同样令人担忧。

唐代诗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的名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描述的正是鄱阳湖上的渔民捕鱼归来的欢乐情景。但是记者看到,在鄱阳湖主航道旁,有近百艘渔船停在岸上。

张剑云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大塘村村民

张剑云:我捕了20年鱼。

记者:那今年的水位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张剑云:今年的水位一直这样低。

记者:跟往年比呢,往年有这么低的时候吗?

张剑云:往年低的时候是枯水季节有,这个季节没有,从来没有。

张剑云是鄱阳湖上的老渔民,尽管现在是禁渔期,但是他还是像往年一样做着捕鱼的准备。他一边磨着鱼钩,一边告诉我们,他最担心的是这次大旱不仅影响今年的渔业生产,更可能会影响未来好几年。

张剑云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大塘村村民

记者:鱼的产量会下降吗?

张剑云:肯定会下降的。往年水位大,长江的鱼也游上来。今年没有水它不上来不上来生活不上来繁殖鱼卵。还有可能影响明年的,因为今年的鱼不在这里繁殖了,这里没有水位繁殖,明年也没有鱼,甚至影响好几年。

春夏交接正值鱼类的产卵期,由于水位低、湖水面积小,导致鱼儿产卵所需的水草面积大幅减少,进而影响鱼类繁殖,鱼类产量将受到很大影响。

谭晦如 江西省科学院、省山江湖区域发展中心研究员

谭晦如:目前鄱阳湖的鱼里面最主要的鱼类是定居性鱼类,定居性鱼类在鄱阳湖繁殖,这些鱼类产卵,需要有水有草的地方。有的水生植被、水草长的地方干掉了,所以这种有水有草的适合定居性鱼类产卵这样的地方,肯定有一部分受到了影响。

干旱让很多村民都蒙受了巨大损失。郭银才今年初刚和几个朋友一起在鄱阳湖区承包了600亩的鱼塘,现在遇到大旱,他的18个鱼塘有4个已经完全干涸,而剩下的几个鱼塘也下不去鱼苗。

 

郭银才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波湖村村民

郭银才:我们现在鱼苗下不下去,(一下)鱼就死,水里缺氧,增氧机也开不了,增氧机一开就达到底了。现在水全部干了。你看,全部都是死的,这么大的全部都死掉了,全部都干了。在鱼塘边,我们看到了大量的死鱼。郭银才告诉我们,如果按照去年的水平,他们能有收入600万元。

郭银才:去年收鱼,一个像这个池子,一个池子将近60万。

记者:就是净收入60万,那如果假设按照去年的水平,您今年这600亩地?估计能挣多少钱?

郭银才:估计就是6百万是没问题。

但是现在,光死鱼就已经赔了60多万。郭银才说,他们已经不是在养鱼,而是在赌博,赌天什么时候下雨。

郭银才:到了6月底,我们鱼苗又不敢去拉,拉了路上会死的,天太热。我们尽量就是在这个时间赶快把鱼苗拉进来,最好的。今天又拉去了,看着天可能要下雨了。这就是跟人家赌是一样,反正拉一车过来就是八九万。

郭银才把附近的几个水塘的水都集中到这一个里面,目的就是保住里面的50万尾黄丫头(二声)。

郭银才:那个塘子我们主要就是全部,全部在那个池子里,整个保护那个池子的。

记者:现在那个池子能不能保得住?

郭银才:好难说,反正还有十天没有雨,就保不住了。

郭银才告诉我们,在5月22日下雨之后气温发生变化导致水里缺氧,23日早上起来,他们发现了一万多条的死鱼。

郭银才:我们每天晚上就是去三次,第一次我们没发现,第二次也没发现,第三次发现的时候,那鱼头全部向上,它就缺氧,我们就把增氧机搞进池子。早上起来就是一片,就是白的一片,满池子都是,死了6000斤就是1万多尾。

由于干旱,鄱阳湖区的农业和渔业都受到了重创。谭晦如告诉我们,这次大旱,还将破坏那些我们看不到的、但是至关重要的生态环境。其中一点就是会影响鄱阳湖的水质,而这种影响的后果要很久才能看到。

谭晦如 江西省科学院、省山江湖区域发展中心研究员

谭晦如:这一次春夏连旱对鄱阳湖生态系统、生态服务功能都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有害物质在湖里面停留的时间就更长,它对植物、动物、鱼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比较长期的生态过程才能够观察得到。

这种变化还会影响到鸟类。鄱阳湖是白鹤等珍稀水禽及森林鸟类的重要栖息地和越冬地。今年的大旱将会影响湖区鱼类的数量甚至种类,而湿地面积的改变也将会对候鸟的栖息造成不便。鄱阳湖还是长江重要的调节器,水丰则江水入湖,水枯则湖水外泄,通过其吞吐为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生态提供保障,此次鄱阳湖湖区大旱,这种调节功能将严重缺失。谭晦如认为这次的大旱的后续影响很难预料。

谭晦如:我觉得旱是一种慢性病,它表现给我们人类的这种感觉上,洪水是一种急性病,所以我们说洪水猛兽,来得快但是去得也快。而干旱对我们的直接生产有影响,但是它对生态的影响将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就拿鄱阳湖来说,它这种生态过程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主持人:往年,此刻正是鄱阳湖的丰水期,水天一色,一望无际,人在其中,犹如置身于大海,由于波涛凶险,还有“无风白浪如山起”的诗词形容。但是现在由于干旱,本来应该烟波浩渺的湖面已经急剧萎缩,水位大幅下降,水面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到处可见干死的贝壳和鱼虾。如果旱情仍然持续,当地的农业、水运及生态环境,有可能面临着灾难性的后果。面对60年一遇的大旱,当地如何展开自救行动呢?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

主持人:欢迎回来。我们了解到,今年1-5月份,江西降水仅仅是往年的一半,境内最重要的河流赣江水位严重不足,其中一条支流甚至出现断流的情况,鄱阳湖水开始倒灌。大量小水库目前是死水位以下,部分干涸。大旱,让江西的农业和渔业遭受重创。面对这样的情况,江西各级政府正在千方百计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减小灾害的影响。

为了缓解旱情,当地各级政府想尽办法。

罗百奚 江西省星子县副县长

罗百奚:我们调整产业结构,主要是耕种一些旱作物,水田不能种的我们就种旱作物。

在田间,我们看到了一些土地已经种上棉花、芝麻等作物,不过,即便是旱地作物也不能没有水而存活,当地用各种方法引水入田。

罗百奚:我们目前完成的水渠,我们在全县我们现在灌溉面积已经能保证1/3。

罗百奚告诉记者,仅星子县一个县,到目前为止,就已经投入了将近5000万元来用于抗旱工作。今年,购买催雨弹的钱就是往年的六倍。

罗百奚:今年我们基本上只要有这种天气,我们就开始人工降雨。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搞了人工增雨已经20多次,往年只要5万块钱,今年我们接近30万块钱。

由于湖区很少缺水,农田里只有排涝的水利设施,这次为了提灌,县里面把排涝的设施反向利用,加上水泵,变成了灌溉设施。

魏宏彬 江西省九江市市委常委 副市长

魏宏彬:这座电排站是我们滨湖地区为了解决防汛的问题,像这个时候平常都是防汛、是排涝,把这里的水出不去了要排出去。今年倒成了一个咱们讲反向利用了,从把湖里的水开沟以后引过来以后,引进来作为我们的灌溉作为抗旱之用

罗百奚告诉我们,这种提灌取水的级别次数越多,成本越高。

罗百奚:这个电费一般来说如果是一级提灌,每亩它的一次性灌溉用水需要40到50块钱,二级提灌在60块钱左右,三级提灌一般接近100块钱

他还告诉我们,如果按照半个月提一次水来计算,一块地从播种到收割前至少要换水6次,如果是2级提灌,仅电费的成本就将达到每亩360元。

在渔业方面,由于现在是禁渔期,魏宏彬表示,如果禁渔期结束之时旱情仍然持续的话,将给予渔民适当的生活补助。

魏宏彬:到了6月20日以后禁鱼期结束了,如果水位还这么低,渔民的生产生活可能会受严重的影响,那个时候政府要给他们一定的生活费,要给他们的一定保障社会保障。

在各方都把抗旱放在首要位置的时候,谭晦如敲响警钟。他认为现在虽然是大旱,但是很有可能旱涝急转。

谭晦如 江西省科学院、省山江湖区域发展中心研究员

谭晦如:因为我们鄱阳湖的汛期是4-6月份,现在汛期并没有结束。因为历史上也有过鄱阳湖的汛期往后推,推到6月 7月,这种情况都有。像一般的大水年都是这样,98年 54年都有汛期往后推。如果我们的汛期推迟了而长江中上游这个汛期也提前了,也不排除今年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所以我们要做好这样的准备。

魏宏彬也表示,这种旱涝急转的情况不是不可能出现。

魏宏彬:我们整个九江地区每年降雨量是1300到1500毫米,现在只下了600来毫米。往年这些降水量每年都要下下来的话,那么它必然会在一个阶段。在后面这个阶段,这个时候下就会出现一个情况,就会出现强降雨面积大,就会全部下来了,强降雨的时间长。它的后果是给我们的一些小水库、山塘,如果强降雨一个时间段下了几百或者上千,出现小山塘水库冲垮了、破坝了。

魏宏彬表示当前工作不仅要抗旱,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做好防汛工作,因为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就有可能是防止洪涝灾害的发生,要防患于未然。

魏宏彬:一手抓抗旱,同时也要抓防汛,对这些山塘水库、小水库当然也包括中型水库大型水库要密切注视,要做好防汛准备,防止一个阶段强降雨下来造成的后果。

在鄱阳湖采访的过程中,我们听到最多的期盼就是对雨水的期盼。

郭银才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波湖村村民

郭银才:我们其实最盼的就是下雨,我们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我们一年的收入全在这里的。

企盼就是天下雨 涨水

张剑云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大塘村村民

张剑云:期盼的就是下雨,涨水。

肖代尧 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幸福村村民

肖代尧:天天梦见下雨,问人家明天是什么天后天又是什么天,看没看预报。

字幕:

根据中国气象局预报,6月上旬,长江中下游气象干旱区雨水呈增多趋势。6月3日—7日,该地区将出现一次中到大雨天气过程。

半小时观察:

为了应对大旱,江西省于5月30日启动了抗旱Ⅳ级应急响应,派遣多个工作组到现场指导抗旱,包括清理沟渠、改造小农田水利设施、维修农机泵站加大灌溉力度等等,全力帮助当地农民把干旱的损失降到最低。

其实在鄱阳湖区,根据季节不同,鄱阳湖自身有丰水期和枯水期的轮回调节,并有“枯水一线,洪水一片”的自然景观,说的就是浩瀚的鄱阳湖在枯水期,也会变成只有几条小水流的状态。尽管今年春夏连旱让鄱阳湖一直处在枯水期的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鄱阳湖会一直干下去,相反,我们更需要警惕随时有可能到来的大洪水。

警惕和预防可能会发生的旱涝急转,将考验着江西的抗洪设施和抗洪能力。因为旱涝急转对水利设施的破坏力会更大。目前江西省共有各类水库9783座,数量不少,但是大多建于上世纪50~70年代,这些水库防洪、灌溉、供水等方面效益逐年衰减。一旦出现旱涝急转的情况,对当地来说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对此,当地政府已经有所准备,希望他们在这旱与涝的双重挤压下,能应对得更得当些。

好,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收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倪安东资料   倪安东图片
    快乐大本营20110604视频…
    最新端午节经典祝福短信…
    2011端午节祝福短信端午…
    最新端午节时尚爱情祝福…
    江西抚州临川区委书记和…
    希尔顿再曝不雅录像 浴室…
    张柏芝私自提1亿元现金惹…
    柯以敏老公黄国辅资料照…
    斯齐亚沃尼个人资料简介…